美时综合资讯网

宁远王秋平高院判决 任星辉的博客

2017年09月14日 来源:宁远王秋平高院判决 大字体小字体

美艳视后米雪的26载风雨爱情 娱乐com的博客

香港举行2011万千星辉颁奖典礼 胡杏儿获得最

  从判决来看,控方的这种优势证据诉求,也得到了法院的背书:因此,王秋平的一审辩护人申请鉴定人出庭和重新鉴定,均未被法庭许可,这份精确制导的鉴定,却被判决书采纳。至于“排除合理怀疑”,虽然有《刑事诉讼法》撑腰,在这里却被束之高阁。

  一、精确制导的笔迹形成时间鉴定

  对“2011年3月4日之后”这种程度的精确,刚开始时我百思不得其解,但当看到“2011年纪委调查”时,我总算有了一点理解:对于王秋平、肖疑飞和樊期清的关系究竟是干股受贿还是入股投资,面对双方在资金方面有大量往来的事实和王、肖给樊的钱系入股而非借款的答辩,检察院追求的或许是压垮王、肖的更多稻草——一旦王、肖与樊在此事上通气,则可通过认定他们“心里有鬼”、“有问题”,来证实他们罪有应得。

  王秋平案中有一纸精确到日的鉴定结论,让我满以为十年不到的时间,技术迅猛发展,此难题已被克服。但细看了几遍这份由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检验报告,我还是无法被这么高精尖的鉴定说服;再检索有关笔迹形成时间的资料,更是疑窦丛生。

  口说无凭,以案说法:伍雷、青石两位律师代理的”王秋平、肖疑飞贪污、受贿案”上诉,便在上诉人和辩护人对永州中院原审事实、证据和定性,提出强烈质疑和全面异议的情况下,还是被湖南高院决定不开庭审理。质疑、异议,再强烈也得有理有据,否则卖瓜者不说瓜苦,岂不一塌糊涂?王、肖案原审为葫芦案,自然得依法循理,摆事实讲道理。

歌手博客贴舒淇裸照惹众怒 网友怒斥炒作图

  二、难得糊涂的土地账

  接永州市零陵区发改委女干部陪酒致死和医院副院长接待非正常死亡后,最近湖南永州又有两件事成为民众的议论焦点。其一是永州宁远工业园区原党工委书记王秋平实名举报原县委书记严兴德和县长刘卫华后被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20年有期徒刑;而被多项实名举报的被举报人严兴德却被拟任永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日前,湖南省委组织部发布了省委管理干部任前公示公告。干部被判刑和升迁本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为什么这两个人的被抓被判和升迁却成为老百姓议论的焦点呢?

  首先,借检察院查办公职人员时“不信你没问题”的底气,我先退一步,做有罪推定:“王秋平、肖疑飞罪有应得”。但这样“定罪”之后,怎么量刑依然是问题:不但“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而且“量刑不当”还会影响原判的效力。

  王秋平和肖疑飞的同事骆某,尽管和他们二人一样,是被指控为“干股受贿”的那桩投资的合伙人之一,尽管“认罪伏法”、相当配合的肖疑飞称其没有出资,樊期清对其是否出资前后说法不一,虽然也得到了20万元的“回报”,却被认定“拿了10万元钱给樊期清作为出资款。”她作为证人,而非同案被告,出现在永州中院的判决书中。

  送检的物证是一张收条,上书“今收到肖主任入股资金贰拾万元(200000元),收款人:樊期清。2004年11月1日。”鉴定结论高度精确:该收条“字迹色痕的形成时间与标称时间不符,为2011年3月4日之后形成。”鉴定的比对样品一步到位:“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样品库第1号样本,形成时间2011年3月4日。”

  王秋平在“补充上诉状”中对这份鉴定的质疑倒也直白:“检验人员如何从众多对比材料中一下子选取到2011年3月4日的检材,鉴定结论如何排除5日或者2日的可能,检材与对比材料两种原子油是否同质,保存条件如何?如果用十年之前的圆珠笔书写是否也能根据书写痕迹鉴定出书写时间呢?等等这些问题,从一般常识就可以意识到该鉴定不是出了小问题,而是出了贻笑大方的大问题!”

美艳视后米雪的26载风雨爱情 娱乐com的博客

  以上举报行为,均有客观证据足以证明,但湖南省纪委、湖南省检察院、湖南省组织部始终未有答复,严兴德、刘卫华也照样升官,反而是举报人王秋平再次遭到抓捕。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宁远县纪委、永州市纪委人员或两单位雇佣的相关具体实施双规人员非法拘禁王秋平、蒋柏玲、樊期清、骆红艳、黄成和、黄甫毅、肖疑飞、王永成、匡有众、黄太和、欧阳小红、刘辉、欧会忠、李国宣、黄明胜、李健锋、李美华、王新年等十八人,涉嫌非法拘禁罪。其中,部分具体实施非法拘禁人员对被双规人员进行殴打、侮辱,依法应当从重处罚。

  这么ABC的东西,缘何重复?“重要的事说三遍”乃原因之一;之二是在不少案件中,二审不外摆设。《刑事诉讼法》“被告人、自诉人及其法定代理对第一审认定的事实、证据提出异议,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的规定,在个案中往往被操持司法权柄的人民法院直接蔑杀。由此,刑事二审也就无异于晚集,任你有多少事实、证据上的异议,一审早集没摊上的,也别想在二审中得到。

  据了解,事发前,这两件事情的主角之一的王秋平担任湖南永州市宁远工业园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多年。据其家人介绍,2010年4月,严兴德调任宁远县委书记。到任的二周内,二次派其胞弟和表弟找王秋平要工程,被王秋平拒绝,从而被认为不听话而开罪严兴德。

  举报控告人李美华,住湖南宁远县泠江西路。

  大陆刑事诉讼,二审终审;并且,二审法院不受法律审的限制,得就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全面审查——《刑事诉讼法》的具体表述是:“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就第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全面审查,不受上诉或者抗诉范围的限制。”二审的原意,在于为当事人、尤其是被告,提供异议被听取和审视的制度渠道,以纠正一审中可能出现的错讹,从而在个案中维护人权、定纷止争和求取公正。诉诸二审对刑事被告来说尤为重要,因为一审二审,虽在一般人听来不过数字和程序,可能和打升级没什么两样,但对被国家追诉者来说,却事关清白,事关自由,甚至性命攸关。

  至于被检察机关取保候审的行贿人樊期清,则在王秋平的辩护人申请其出庭时,被法庭告知失联了。《刑事诉讼法》规定,被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未经执行机关批准不得离开所居住的市、县”、“在传讯的时候及时到案”,这个连法院都找不到的被取保候审者,不知道是怎么被处理的……

  樊期清是原审认定的行贿人,“肖主任”是王秋平在宁远县工业园的副手肖疑飞。据一审判决引用的樊期清证言,该收据是2011年宁远县纪委调查工业园时,王、肖和他通气后,“他就伪造了一张收条,讲肖疑飞入股20万元,以应付纪委的调查。他想帮王秋平、肖疑飞顶一下,所以才讲肖疑飞出了资。后来因为自己找不到那张纸条,加之新田县检察院的工作人员给他做工作,他也想得到从轻从宽处理,才讲了王秋平、肖疑飞没有出资的事实,而实际上王秋平、肖疑飞也确实没有出资。后来因为那张假收条从宁远县纪委退给他的物品里找出来了,他又想为王秋平、肖疑飞扛起,企图蒙混过关,所以才翻供。现在通过侦查人员做工作,他还是讲了实话。”

  读书时诉讼法老师讲证据问题,提到一则旧事:某系学生考试时被怀疑作弊,该生不服,而关键在于有其笔迹的纸张的书写时间;该生向教务处主张或可鉴定,主事者于是咨询该师。该师一通解说后的答案是:笔迹形成时间的鉴定乃公认的难题,目前技术尚无法精确到日。

  与认定受贿罪上超越当下技术难题的前述精确鉴定相比,在清算王秋平和肖疑飞的“贪污土地”一事时,检察院也好法院也罢,都难得糊涂、不求甚解。

  对有农村生活经验的人来说,“赶晚集”是个很常用,也非常贴切、传神的表达:一是去晚了,想买的买不到,纵你钱囊再鼓,也没办法;二是没好货,别人斤斤两两千挑万捡过了,到你这儿最多给个论堆卖的优惠,但品相质地概不保证。由这样的日常生活经验到类似的“起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等表达,传递出的“晚集”之意,总归带着某种怏怏和等而下之的味道。那么,如此不够严肃和正能量的词语,怎能和听来高冷专业的“刑案二审”相提并论呢?且听分解。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美时综合资讯网 http://www.wmtimes.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