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时综合资讯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福乐智慧 福乐智慧对于我们的意义

2018年06月13日 来源:福乐智慧 大字体小字体

  “爱德圭”是回鹘文(古代维吾尔语),可译为“善”、“好事”、“善德”、“善良”等。在古代维吾尔人的哲理观中,人生是短暂的,幸福是变幻不定的,只有善才是永恒的。《福乐智慧》中的“爱德圭”是善品德的概括,是维吾尔人伦理道德观念的核心。作者优素甫·哈斯·哈吉甫说:“所谓人性,即是善德,善德好比衣食,缺了不行”;“善德之为善,人人知晓,尽知它有益,愿把它得到”;“善德之人是最好的伙伴,善德之举是最好的行止”。“你若想做今生来世的主人,办法只有一条,就是多兴爱德圭。你若想在今世获得善果,好吧,无须多言,要多做好事”。

  《福乐智慧》还以“诚”为基础,形成了诸多与之相关联的道德准则。如:为人要“诚实”,“忠诚的人就象你的心肝,象血液一样维系你的生命”;待人要“诚恳”,“忠实之人常侍在你门边,一旦需要,就出现在你眼前”;“忠于职守的忠诚仆民,要卫护社稷,使之日益昌盛”。

  法制是社会的基石

  作者认为这些体现“不偏不倚”的公正的行为准则,就是善德的具体体现,就是保证人与人之间和睦关系,进而保证社会公正和谐的必要规范。

  福乐智慧尤素甫·哈斯哈吉甫著;耿世民,魏萃一译诗歌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畅销书籍排行新华正版福乐智慧维吾尔族古典长诗

  什么是善德?作者借《福乐智慧》中的主人公——日出国王之口道出了自己对善的见解。日出国王说“若问善的秉性,它不顾自己,专利于他人。它为所有人行善,却从不居功、要别人感恩。它不求利己,只为他人造福,造福于他人,而不求回赠”。要行善功就“要让庶民得益,分担其苦难”;“要扶持、援助穷苦的人们”。日出国王认为,善的秉性就是无私奉献却不求索取。心中没有国家与民众利益的人,一心只为个人今生与来世的幸福而祈祷、苦修,这种行为实质上并不是善举,不过是一种旨在谋取私利的举动。只有目的高尚、把为国为民造福作为生活的目标、无私奉献,并以此作为对于善的追求,这样的行为才算得上是善举。

  据说,玉素甫·哈斯·哈吉甫还写过《百科书》与《政策书》两本着作,分别完成于1082年与1091年。公元11世纪最后的几年内,这位不朽的诗人为我们留下《福乐智慧》这部不朽的着作后,逝世于王都喀什噶尔。

  只有善才是永恒的

  什么才是“公正”的做法呢?《福乐智慧》同样为人们提出了行为准则,如“秉性善良,人人喜爱,行为正直,受人尊敬”;语言优美,言辞得当,“语言是智慧和知识的表征,优美的语言能照亮人心灵”;稳健持重,行止有度,“男儿的举止,应当温和恬静,行事沉着,才能天长日久”;远避坏人、杜绝坏事,“要不沾坏事,远远回避”;积财有道,用得其所,“积攒的财务,要用得其所”;不媚权者,不卑贱者,“对于尊贵者,要尽心效力,对于卑贱者,要说话和气”;不逢富者,不欺弱者,“对于人们,不盛气以临,对于弱者,不嘲笑侮辱”;不贪酒杯,不虚时光,“贪杯好酒,其生命年华必将虚度”;不事挥霍,不贪财物,“不贪钱财的正直之人,才能得到人世的幸运”;品行端方,持身正直,“他英武威严,品行端正,美质使他的地位与日俱增”……

  在历史长河中,11世纪至12世纪是喀喇汗王朝的文化繁荣时期,也是维吾尔文化思想史上的黄金时期。维吾尔族的文化巨著——《福乐智慧》,便诞生于这个时代。

  《福乐智慧》还特别强调了执法的公平性。“执法应以公正为基础,社稷因礼法而鼎立人间”;“无论是我儿子,还是亲友,无论是异乡人,还是过客,在法度上对他们一视同仁,对他们的裁决毫无二致”;“要对庶民施行公正法度,不容许一人对另一人施行暴力”。

  《福乐智慧》劝诫世人处世的基本原则是“不偏不倚”。作者把“不偏不倚”当作“公正”的注脚,而“公正”则是善德的核心,“公正”被置于善的首位,并以“日出”冠其名,高居于帝王的位置。“要慷慨善良,知耻知礼,要仁爱为怀,保护人民。要知足知忍,虚心谦和,要恕人之过,性情文静”。

  《福乐智慧》作为古代维吾尔族思想家及诗人优素甫·哈斯·哈吉甫的不朽之作,作为中华民族文化宝库的组成部分,其意为“赐予幸福的知识”。这部诗作共计13290行,由85个正章和3篇箴言组成,语言清新朴实、形象生动,内容涉及社会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它不仅在突厥语诸民族文学史上地位突出,而且在中华文化史上也占有重要地位,对于研究中亚及中国新疆地区历史与文化具有不可取代的价值。其中,最富有维吾尔民族文化特质的,是通过人物形象所表达出的人生观、自然观和历史观。

  维吾尔族的生态观,是维吾尔人与自然关系的信仰系统及行为规范的集成。这种关系直观地反映出维吾尔文化形态中的价值观、行为取向。《福乐智慧》包含着丰富的生态伦理思想,它涉及天地、气象、四季等自然环境,并辩证和互动地看待自然,看待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坚持人与自然和谐互益。

  在优素甫·哈斯·哈吉甫看来,公正作为为人处世的基本美德与追求的社会道德理想,其在人类社会历史上对于调节和维系人际关系,维护和稳定社会秩序具有特殊的道德价值。由此,作者希望世人培育个体修养,提高自我约束力,不断把自己的心提升到“公正”的境界:“不偏不倚”地对待世间万物,“不偏不倚”地对待富贵贫贱,“不偏不倚”地践行人性的品德。

  《福乐智慧》用大量的篇幅反映了作者的法治思想。

  公正是善德的核心

  敬天厚地的生态观

  在11世纪的喀喇汗王朝时期,优素甫·哈斯·哈吉甫已经认识到法度在治理社会中的地位和作用,给予了法度极高的评价,强调法制是社会的基石。“公正的法度是苍天的支柱,支柱倾斜,苍天断难撑住”。他认为,对治理国家而言,不仅要靠人们自身道德水准的约束作用,更要靠法律的强制力和控制力。“要用礼法来治理百姓,让国中的恶行烟消云散”等。他强调了法制对于国家治理的重要性和决定意义之后,又向国王提出要不断健全和完善已有的法制,使其更具合理性,“法制健全,国内大治,社稷巩固,君王欢欣”。同时,作者还认为法度应该是能为广大民众所接受的良法,而非酷法,好的法度能使社稷巍然屹立:“制法者啊,要制订良法,制订了酷法,作法自毙”;“谁若生前制订了酷法,身后必定会臭名昭著。谁若是制订了好的法度,他的名字将流芳千古”。由此看出作者在当时不仅提倡要立法、要依法治国,更要不断地完善修订已有的法制,使其法更有利于国家治理、社稷安泰。

  在作者眼里,“爱德圭”高于财富,高于物质利益,是最高道德标准,最高价值体现。正如《福乐智慧》所说,“即令你归真也不会失望,真主为善良人敞开大门”;“人若能秉性善良,行为正直,两世里都会福星高照”;“谁若行为善良,即是永生;谁若行为邪恶,虽生犹死”。可见,“善”在《福乐智慧》的伦理观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美时综合资讯网 http://www.wmtimes.cn. All rights reserved.